导航

查理·布朗,我们需要你!

钱伯升, 心理科主任、心理咨询专家

1965年电视音乐动画片面世以来,到时隔将近50年的今天,无论老少,在全世界无数人的心中,《查理·布朗的圣诞节》这部动画依然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文化符号。

可能你已经不记得其中的情节,又或者你没有看过,这部动画改编自当时流行的小人物系列卡通连环画,剧情简单。主角是年幼的查理·布朗,心地善良又容易焦虑,片中他要寻找“圣诞节的真正意义”。

很多西方的故事或者电影也会把什么是或者什么才应该是圣诞节的意义作为主题,虽然这类故事绝大多数过于多愁善感,但在价值观偏离正轨的今天还是具有良好的教育作用。不过,《查理·布朗的圣诞节》包涵着特别深刻的意义,或者可以有点遗憾地说,它是迄今为止最切合现实的动画片了。

在故事中,主人公查布朗很不高兴,因为圣诞节被过分商业化了(那是在1965年呐!)。家已经淡忘,圣诞故事和庆典背后除了包含宗教的意义之外,还有更深远的意图,就是要我们懂得互爱、互助、互相关怀和理解。我们对圣诞节意义的淡忘正好也体现出最近人类学和进化心理学的工作结果,那就是:作为人类的我们,已经失去了真实的自我,而这个世界发展的道路不仅危险,而且不符合自然规律。也许从进化论角度来看人类近代史,也就是过去不超过一万年的时间里,人类对于“我是谁”、“我有多大能耐”的认识一直都是扭曲错位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此残酷的的流行观点俨然成为了人们信手拈来的基本原理,头头是道地为现代社会中的争权夺利、弱肉强食、尔虞我诈作辩解。然而,我还是坚持认为这些目前看似普遍的行为并不存在于我们祖先的时代。在那时,人类会组合成通力合作的小团体,人们懂得分享、关怀、友好和慷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真诚的关系,这些才是生存的保证。这种种特质蕴含在人类基因之中,而我们的基因几千年来没有丝毫改变。
众多研究表明,在我们定居下来开始务农,并拥有自己的土地、粮食库存、牲口和人力这些“资产”之后,我就制定了各种策略来保护自己的财产,以及从别人身上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随着农业发展和劳动分工带来了更高的效率,我们聚居的社区开始膨胀,不再是从前150~200人那种理想状态,一个人再不可能认识社区里的所有人,同社区的人变得难以聚集,必要资源难以分配,人们忽略了别人的优点、贡献和健康。随着人口增长,异常激烈的社会竞争扭曲了我们的生活,随之而来的还有传染病、肥胖、癌症、糖尿病、免疫系统疾病、抑郁、焦虑、强迫症等等病症。以前的人类并没有这些疾病问题,也没有人会担心面子和地位问题,更不会关心孩子在学校是不是第一名!这个社会充斥着战争、贪婪和胜负,连政治和宗教的所谓道德准则都在歪曲我们最真实的人性。愤怒、恐惧和悲伤是人类情绪的一部分,但如果在事件发生好一段时间之后依然无法摆脱这种情绪,就表明这个人无法适应周遭人文和自然环境的变化。我们神经质地惧怕和逃避死亡,这也反映出作为动物的人类已经迷失了自我。今天的我们,即使不是触手可及的东西也希望收入囊中,而且永远也不要被别人占有。也正是这种占有权的态度催生出诸多问题。

我们对陌生人的同情心和仁慈,还有发自灵魂的慷慨都去哪儿了呢?为什么我们为了争夺个人利益要残害这个星球、制造各式武器、互相谋杀,还要用暧昧不清又专断的理想主义来辩解?难道我们的智慧就没有其他恰当的用武之地吗?

正如其他道德教育故事一样,《查理·布朗的圣诞节》也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片尾,查理·布朗的朋友们意识到,其实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友好生存,而不是贪得无厌地消耗社会资源,不是用明争暗斗、对人性的视而不见来摧残社会的和谐。为了呼吁大家“做最好的自己”,查理·布朗聪慧如居士的朋友莱纳斯是这样鼓励他的:“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上帝,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爱的人。查理·布朗,这就是圣诞节的意义所在啊。”

在我们目光短浅的欲望之外,我们应该看到一种更宏大的存在,无论我们称呼它为神、爱、灵魂还是仁慈之心,都可能是我们今天最需要的。其实我们在逐利的黑森林中也没有迷失得太久,我们也可以像查理·布朗的朋友一样重新找回真实的天性!

我强烈推荐《查理·布朗的圣诞节》,这绝对是成年人也该看一看的动画片。

Patient Center